湖北3o选5走势图 > 都市小说 > 草莽年代 > 第五百四十一章 绝不负你
    抵达皖省机场的时候,天色已经有些暗,寻常人家正是晚饭的时间。?燃文小说   w w?w?.?r?a?n?w?e?n?`c?o?m?

    苏姑娘按捺一路的心情,在走下飞机的那一刻,瞬间绽放。

    “我感觉空气都是香的!”她说。

    李亚东笑了笑,你喜欢就好的意思。

    实际上讲道理,皖地多平原,缺乏密林植被,空气中的灰尘很大,能香才怪呢。

    就说李亚东,他每次到苏家,总有种鼻子和嘴巴里都是土的感觉。

    果然是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他感觉自己倘若常住苏家,八成活不过五十岁。

    当然,一个久未归家的游子心情,他亦是能够体会的。

    三人托着沉重的行礼刚从出站口走出,便见到了等候多时的援军。

    “姐!”苏洋脸上的狂喜,已经不足以用言语来形容,猛地扑上来,将苏姑娘高高抱起。

    瞅着这小伙子瘦不拉几的模样,力气倒是不小。

    苏姑娘现在还是有点份量的,至少在尝试一些绝高难度姿势的时候,李亚东失败了。

    一米六五的身高,接近一百斤的体重,算得上标准身材。主要李亚东有点虚了,这几年忙着生意上的事情,缺乏锻炼,再加上过去的三天,俩人也实在太贪婪。

    “老板?!?br />
    同来的还有东方红大市场的一把手,王红旗。

    李亚东淡笑着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苏洋不会开车,他是来充当司机的,不然这样的家里事,李亚东懒得让他们来掺和。

    座驾是一辆崭新的黑色桑塔纳,对于王红旗来说,算是公车,因为是用公司的钱买的,但对于李亚东来说,就是自家的玩意儿。

    五个人,一辆车堪堪能坐下,王红旗驱车,齐虎坐副驾驶,李亚东和苏姑娘,以及苏洋,三人坐后排。

    今晚是指定回不去的,从省城到宿县还有几百公里,这个年代的路也不好走,不安全。

    所以五人便在省城最好的酒店下榻了一晚。

    第二天一早,动身出发。

    等抵达宿县时,恰好是中午时分。

    “老板,要不我安排一下午饭,吃了再下庄?”王红旗用建议地口吻说。

    “别,王总?!崩钛嵌刮幢硖?,苏洋便抢先说道:“家里都安排好了,就等着我们回去呢?!?br />
    “是啊,还是回去吃?!彼展媚镆菜档?。

    迫不及待地想见到父母。

    “那……”王红旗欲言又止,他其实挺想跟去的,因为机会实在太难得,普通情况下,以他的身份哪里能接触到李总,首都那边的总部随便来个人,对他来说大领导。

    他深知与李总多接触的好处,但凡他能对自己稍微上点心,这辈子飞黄腾达都不是梦。

    奈何,李亚东并没有让一场家宴掺进外人的打算。

    “红旗,你就先回市场吧,到了年底那边估计也挺忙的,车我就先开走了,到时候走的时候再送过去?!?br />
    这边交通不方便,苏家又在乡下,没个代步工具真不行。

    “哦,好好……”即便一个百个想跟去,但王红旗也断然不敢忤逆李亚东,连连点头,打开车门道:“那李总你们慢走,提前祝你们新年快乐?!?br />
    齐虎换到了驾驶座,发动机轰鸣,速度比之前提升不止二十码,倒是正和苏姑娘的心意。

    ……

    苏家。

    院门大敞。

    距离过年还有几天,但对联早已贴好,门口还挂起了大灯笼。

    张灯结彩,喜庆的很。

    院外并不宽阔的黄泥巴土路上,聚拢着一大帮人,估计半个村头的人都到齐了。

    村里有人从国外回来,也确实一件顶了天的大事。

    大家都想凑个热闹,看看喝过洋墨水的人,到底有什么不同,个个翘首以盼。

    “咋还没到,不是说赶回家吃饭的吗?”支书陈跃进坐在长条板凳上,翘着个二郎腿,下意识地摸了摸干瘪的肚子。

    抛开支书的身份不提,单以老苏家亲家的身份,这场饭局他也是有资格上桌的。

    只从屋里拎出一条板凳,他是唯一一个坐着的,虽然还有空,但其他人哪里敢跟他挤?

    至于苏家两口子,那是实在坐不住。

    “都跟你说了,别急别急嘛,等孩子回来再烧也不迟,这么火急火燎地烧上桌,现在都凉了吧!”苏父眉头紧蹙,十分不得劲。

    一旁的苏母感觉确实做错了,被训了也不敢反驳,只是小声说道:“我待会儿再热一下?!?br />
    “热一下?热了那还能好吃吗?都跟你说了好几遍,就是不听!你光听小洋说十二点钟能赶到,他们可是从省城开车回来,这么远的路,谁知道路上有没有什么耽搁?”

    苏母被骂得眼睛都红了,依旧不敢反驳,也没想反驳,就感觉很对不起孩子,几年没回家,本想张罗一桌好吃的,也怕孩子大老远的回来饿着,提前给做好了。

    却不想心急办坏事。

    “那……怎么办?”这下是真哭了,眼泪都掉下来,但注意到周围人太多,又赶紧用袖子擦掉。

    苏父此刻也没心思考虑她的感受,想了想后,说道:“小洋不是打了年货回来嘛,里面有个电火锅,你去拆出来洗洗,再加个火锅,切点牛羊肉,切薄点,再备点豆腐青菜什么,这样待会儿还有口热乎菜吃?!?br />
    苏母情不自禁地眼前一亮,心想真是个好主意,不自觉地破涕为笑,连声道:“诶,好好,我这就去?!?br />
    “等等,小洋应该买了有火锅料的,找找看,记得加那个料,不然没味儿?!?br />
    “诶诶,晓得了,晓得了?!?br />
    旁边凳子上的陈跃进笑了笑,得,多等会儿大概也值得,又多了一道菜。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有些端着饭碗吃饭的乡亲们,饭碗早就空了,可还没吃饱,那能怎么办?

    得回去添呀。

    算了逑,也懒得再等。

    于是,走掉一部分。

    唯一不受众人影响,且根本不在乎时间、自始至终坚持到底的,是村里的一帮熊孩子。

    一个个的心眼贼的很,早就问过大人,说“苏家女儿从国外回来会带好吃的吗”,大人们笑着说“那肯定得带,苏家现在也是大户人家,总归要面子的”。

    于是,大家中午都没怎么吃,就等着这一茬儿。

    此刻心里念想着从没吃过的外国零食,每个人嘴角边都挂着哈喇子。

    他们、包括他们没见过世面的父母们,注定无法想象从美国万里迢迢带一堆零食回来的艰辛程度。

    所以是的,这回苏姑娘或许要令他们失望了。

    至少外国零食,她真的没带。

    “来了,来了!”

    “回了回了,看到车了!”

    你说这帮熊孩子们为了幻想中的外国零食,多能倒腾,居然还有等不急的跑到庄口放哨。

    五六个小毛头,以百米冲刺的速度狂奔而来,赶在汽车到来之前,将这个好消息传递到位。

    “回了?”苏父紧蹙的眉头瞬间舒展开来,“二蛋,真回了?”

    “三爹,我还能骗你不成,真回了,黑色的车,就县长上次来坐的那种,县里都没看到几台,那还能不是?”

    “是了是了?!彼崭付偈毙α?,抢着脚走过去,“二蛋真乖?!?br />
    摸了摸鼻涕快掉到嘴里的小毛孩的头。

    在场所有人都跟随他的步伐而动,包括坐在板凳上的陈跃进都站了起来,来到路牙子上一看。

    哟,可不是?

    一辆黑色小轿车正在坑坑洼洼的黄泥巴土路上“跳舞”,向这边缓缓驶来。

    “小玉,赶紧的,把鞭炮提出来。小洋他们回来了!”苏父猛地吼了一嗓子,中气十足、震耳欲聋,病恹恹的他,平??擅徽饷创笊?。

    还在家里的小玉听得清晰,抱着一饼大鞭炮从屋里跑出,竖着搁在地上,然后沿着院门前的路面一推,鞭炮就很好的铺展开来。

    掏出火柴匣做好准备姿势,就等着小轿车拐弯。

    这都是提前商量好的步骤。

    “来,大伙儿都让让,让轿车拐过去?!敝饕耸翟谔?,为了让女儿安全到家,苏父挥着仅有的手臂,开始指挥交通。

    然而,车到人前却停下了。

    后车门“啪”的一声打开,一个轻快的身影,瞬间冲出。

    “爸!”

    苏父背对轿车的身影猛地一震,整个人定住了。然后,身体开始缓缓的、机械式的转动。

    四目相对。

    “诶!”重重地应了一声。

    苏姑娘洋溢着青春活力的身形,很有分寸的扑进了他干瘪瘦弱的怀抱中。

    这一刻,数百个日日夜夜的思念、内心中郁结太久的情绪,轰然爆发。

    父女二人皆是泣不成声。

    “好,好,回来就好?!彼崭赣玫ケ矍崤淖排谋?,柔声道。

    “薇薇!”蓦然,侧方传来一个声音。

    苏姑娘扭头一看,眼里的泪珠更是断了线般的滴落下来。

    “妈!”

    “诶!”

    三人紧紧地依偎在一起,埋头大哭,但留下的,确实幸福的泪水。

    不远处,苏洋站在桑塔纳旁边,一样哭成一个泪人。

    “走,回家!”苏父拉着女儿的手说。

    “嗯!”

    苏姑娘点点头后,才发现旁边自己的家,确实已经大变模样。

    这事儿她是知道的,父母已经在电话里讲过,但此刻真正站在家门前。

    才发现变化居然这么大。

    过去简陋的三小间土砖房,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则是一幢气派宽敞的两层红砖楼。

    而且从墙面上的斑驳程度来看,显然建起来已经有几年。

    如此说来,只怕在她刚出国不久,家里的楼房便建成了。

    这也就意味着,父母这几年都住在大楼房里,应该没吃什么苦。

    想到这里,苏姑娘下意识地回头看了眼,那个刚才桑塔纳里下来的男人。

    这一切,都得归功于他。

    他为自己,为自己的家,付出太多。

    不仅给弟弟“制造”了一份很体面的工作,还在自己离家的这几年,如同他承诺的那样,将自己的家人照顾得都很好。

    虽然以他二人之间的关系,有些话已经无需说出口,但此刻苏姑娘还是想在心里,由衷地说一声……谢谢。

    谢谢你,李亚东。

    我这辈子,绝不负你。
345| 312| 433| 720| 146| 81| 821| 924| 242| 5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