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南王世子易凤启在寝殿里略站了片刻这才回身往外走。

    虽然没有问出镇南王心底的秘密,但还是有了不小的收获。

    至少当年大哥的死必有蹊跷,如果可以的话……

    “奴婢们给王妃请安,给三少爷请安!”

    下人们的声音打断了镇南王世子的思绪,他回过神来静静地望着台阶下面站着的母子两个没有说话。

    镇南王妃,确切地说应该是镇南王继妃陶氏有些意外地看了镇南王世子一眼,微抿了抿唇扯了一下儿子的手。

    陶氏是大梁朝中内阁大臣陶衡的嫡次女,因为一场病使得她拖到了近二十岁还未订亲。虽然她有个位高权重的爹,但她的亲事却一直都是高不成,低不就,为此陶大人夫妇没少头疼!

    或许连陶氏自己都没有想到,忽然有一天她的名字会跟那位名扬天下的镇南王连系在一起。

    她在懵懵懂懂中,就这么稀里糊涂地成了镇南王的继妃!

    陶氏有很长一段时间一直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一场无数闺中少女都会做的梦!

    在梦里,她嫁给了一位顶天立地的大英雄,她成了众多少女们羡慕和嫉妒的对像,从此以后,她还会和她的那位大英雄白头偕老……

    然而现实是,镇南王除了成亲那一晚因为喝醉了碰过她之外便再也没有来过她的院子!

    除此之外,王府里还处处透着怪异,这令她觉得委屈的同时又十分的不安!

    可是这些她却从来不跟娘家人讲,不是不敢,是不能!

    虽然陶氏觉得自己过得不幸福,可老天却又额外的厚待于她。

    不过是新婚一夜的欢愉她竟然就有了身孕!

    这个孩子的到来给了陶氏无尽的慰藉,在镇南王府的每一个孤寂的夜晚,儿子的陪伴成了她心中那一盏微弱的明灯……

    “二、二哥……”

    三少爷易凤轩小心翼翼地唤了一声便下意识地抓住陶氏的衣袖将自己大半个身子藏在了她的身后。

    以前每一次见到二哥总是见他板着脸,有时候他甚至还能从哥哥的脸上看到一抹厌恶的神情,所以,小小年纪的他已经早早学会了看人脸色。

    易凤启眸光复杂地望着这个弟弟,他们兄弟的长相全都肖似镇南王,五官俊美又棱角分明,这让易凤启有种错觉,仿佛他们就是一母同胞的兄弟。

    易凤启默默地从台阶上走下来踱到他的跟前。

    陶氏一脸紧张地望着他,生恐他又像上次一样突然冲自己的儿子发火。

    “外面好玩吗?”

    温润而又不带一丝多余情绪的声音惊到了母子俩,陶氏愣在那里半晌没动,而易凤轩则悄悄地从母妃身后探出一个头来惊奇地打量着易凤启。

    “嗯?不好玩吗?”

    二哥的脸上没有常见的不耐烦和怒火,易凤轩下意识地反驳:“好玩?!?br />
    易凤启点点头,“那就好?!?br />
    说完,他抬脚继续往前走,边走边说道:“这些日子外面不安全,你们暂时就先不要出去了,你想要什么可以让人跟向伯说,他会为你备齐的?!?br />
    易凤轩望着兄长的背影“哦”了一声,忙又问道:“二哥,你能陪我玩吗?”

    陶氏连忙去拉儿子,不住地朝他摇头。

    易凤启脚步顿了顿,没有回头:“如果我有空的话?!?br />
    听到哥哥这么说,易凤轩忽然开心地跳了起来!

    “母妃,母妃,您听到了吗?二哥答应陪我玩了,二哥答应陪我玩了!”

    陶氏默默地望着那渐渐远去的背影,没有回应一脸喜悦的儿子。过了良久,她抬头望了望天空眼里充满了浓浓的疑惑!

    …………

    易凤启回了自己的书房,小厮阿良上前为他斟了杯茶放好,这才有些不解地问道:“世子爷,你今儿怎么答应陪三少爷玩了?您瞧瞧这些文书,已经堆了满桌案了……”

    世子爷病了半个月,偏偏王爷是当真说撒手就撒手,任他说破了天就是不管。

    而世子爷倒好,刚刚病情好转便去了刺史府。

    刺史府的事情再重要,能有这桌案上的这些公文重要?里面可是有好几份京中来的密信呢!

    易凤启抬眸望了一眼愁容满面的阿良,微微一笑道:“爷说是有空?!?br />
    阿良愣了一下,忍不住瞪眼。

    “世子爷,您这个大饼画的……会不会太大了些?”

    易凤启抬眸看了他一眼:“你若是得空了也可以去陪他玩?!?br />
    阿良摸摸脑袋摇头,“奴才还得给世子爷您当差呢!”

    易凤启手上的动作一顿,“爷现在就放你假,去吧,陪他玩一会儿?!?br />
    见世子说的认真,阿良只得答应一声悄悄地退了出去。

    真是愁人啊,让他陪一个五六岁的小娃娃玩,有什么好玩的?

    书房里不过就是安静了一会儿,打门外面便进来一位少年。

    “师傅!”

    这少年身穿一件绛色紧身袍服,剑眉星眸,笑起来脸上还有一个小酒窝,看上去约莫有十七八岁的年纪。

    他进来后便单膝跪地见了礼方才起身恭顺地站好。

    易凤启抬眸淡淡一看了他一眼,他顿时嘿嘿一笑忙改口:“主子?!?br />
    “白羽,以后若是再犯相同的错,你便自己去领罚吧!”

    白羽连忙收敛了脸上的喜意,道:“主子放心,属下再不敢犯!”

    “嗯!”

    易凤启没有继续纠缠这个问题:“有几件事你记一下?!?br />
    “主子您说!”

    “传信给莫寒,若是找到龟甲速速带回,其它的事情先放一放,另外,还有……”

    “主子放心,属下这就去办!”

    “先等等你今日在刺史府有什么发现?”易凤启问他。

    白羽顿时整个人一松复又笑嘻嘻地说道:“主子,属下发现刺史府里守卫太过松懈,若是胡人暗中潜伏进去后果不堪设想……还有,霍家大小姐竟然喜欢玩蛇,哎呀,真是没有看出来,她一个说话娇滴滴的小娘子竟然会喜欢那样冷冰冰的东西……”

    易凤启听到这里想起今日霍思思上楼后叫的那一声‘凤启哥哥’,他忍不住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易凤启眸光一沉瞪了白羽一眼:“除了这个呢?”

    白羽察觉主子不高兴,忙想了想又笑说道:“对了,还有江家那位二小姐,她可真是个有意思的人。她为了逃避被霍小姐捉弄的下场,竟然装晕……哈哈!”

    “江家二小姐?江颜?”

    易凤启脑海中闪过一张美艳中透着一股灵气的脸。

    “主子说的没错,确实是她,她可是……”想起江颜前世的身份,白羽立刻住了嘴。

    “哦?她去霍府做什么?”

    白羽道:“听说是为了件什么事情道歉,不过霍小姐应该是原谅她了,属下看到她临走的时候抱了一只木箱子,像是回礼!”

    易凤启皱了皱眉放下手中的书信,“知道是什么东西吗?”
259| 854| 480| 541| 497| 192| 514| 301| 895| 8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