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上,子逸兴致勃勃的怕我不自在,比我还要紧张兴奋。在航程上絮絮的介绍着,我才知道子逸的母亲很早就去世了,他一直和父亲相依为命。后来父亲工作日益繁重,没有时间照顾他,初中便把他送到了美国。但是与我不同,他父亲经常来美国看他。后来随着他上了大学,便是他每逢假期回国探望父亲。在子逸的语言中,他的父亲极为慈祥威严,但是极其疼爱他,一直尊重他的所有选择。

    他父亲也早知道子逸和我春假一起归国,已经提前布置好给我的房间。是一个临着西湖的房间。此时正是最好的时节,推开窗户就可看见接天无穷碧的满目莲叶。

    怕我担心,子逸又补充道他父亲见到我一定会非常的开心。

    面对子逸极大的热情和贴心安排,我却有些担心紧张。在红萦家中度过的几个月让我记忆犹新,是我无法忘记的噩梦。自那次以后,在美国读高中的时候本可选择住在寄宿家庭,我也毫不考虑就放弃了,宁可住在冰冷冷的学校宿舍里。就这样自己一个人守着自己就好,不用去冒着进入一个原生家庭的风险。

    看着子逸如此兴奋的向我介绍着他引以为傲的家,我谨慎小心的措辞“子逸,能否我自己住宾馆可以吗?我查过地图了,浙江宾馆离你家很近的。我……不想住在别人家里?!弊右萑惹械难凵袼布澉龅思阜?,仿佛瞬间开出的花朵凋零了。但是很快,少年的热情又重新点燃起来。这就是子逸,永远仿佛太阳般散发着热量。

    “是我疏忽了,你住那里肯定也自在些。我骑自行车十分钟就到了?!弊右莘垂窗参课?。

    本来有些忐忑的十几个小时的飞行中,在子逸动听的描述杭州的语言中,很快就过去了。这是个被命运偏爱的男孩子,有着如此敏感的环境细腻感受,有着如此阳光美好的心灵,有着受人喜欢的性格,小小年纪便在陌生的城市里混的如鱼得水。子逸的父亲一定是个很成功的人,可以一个人把儿子教得如此优秀。

    一两缕杨柳,两三树桃花,三四株杏花,不时看见忙着春耕的农民。这是我熟悉的江南味道,仿佛一晃神是南京。这里我回来了,是江南,是白居易笔下的江南,是文人墨客最念念不忘的江南,是一入江南便从此魂牵梦萦的江南。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谁能不忆江南?

    竟然可以亲自踩在白堤上,乐天居士修的堤岸。我依依不舍不可置信的走了一遍又一遍。子逸习以为常,不能理解的招呼我还有苏堤在前面。

    只有在这里,有着几千年的人们可以共赏一湖水,共享桃花香。江南忆,最忆是杭州。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上看潮头。何日更重游。

    子逸带着我骑自行车在西湖边上一圈又一圈。刚抽出尖尖嫩芽的柳枝轻轻拂面,正好应和着我们最好的时光。我们是青春的,不知疲倦的。处处生机盎然,糅合青草味、泥土味、还有点滴的露珠味道,扑鼻而来,醉人心脾。

    春风萦绕子逸的眼角,说不尽的风流倜傥,许只有这样的水土能够有子逸这样帅气清新,玉树无双的容颜。

    西湖处处流连忘返,最喜欢的地方是在柳浪闻莺。柳树摇曳生情,影影绰绰的群山像睡意未醒的仙女,披着蝉翼般的薄纱,含情脉脉,凝眸不语。杭州仿佛是世间最美丽的画卷,会让人不由得轻声慢语,驻足凝视,不舍移目。

    子逸的家坐落在赵公堤旁的一个院子里,在重重垂柳桂枝遮掩后,仿若世外桃源。比我想象的还要脱俗美丽,与红萦家富丽堂皇的别墅不同。子逸的家仿佛是仙子在天上不小心打翻了玉露琼汁,渲染了这里的亭台楼阁和小桥流水。

    怕我尴尬,子逸特意选择了他父亲上班的时候带我参观。

    我终于明白子逸的骄傲和自信的由来。在这样一个白瓦黑砖的楼阁里,屋顶上挂着美丽的八角宫灯,屋子里有紫檀木嵌象牙花映玻璃的楠木隔段,其余家具全都是花梨木与酸枝木所制,雕工繁华,无一不透露着家世积累,奢华却低调。

    子逸没有骗我,他原先给我准备的房间打开窗户偏是扑鼻的莲叶香味,似乎眼前已经浮现出绽放了荷花朵朵的美景。

    “喜欢吗?”子逸的眼神有着少年特有的骄傲和得意。

    “嗯,只是……”我打了一个马虎眼。

    “只是为什么你们家看起来书香门第,你却半点书卷气也没有?”

    “哈哈,有你这个小老师就够了。我出国太早了,以后拜托逢雪老师多多指点?!弊右菁僮白饕敬蛉さ?。

    子逸带着我骑着自行车上了赵公堤,再放脚让自行车随着坡度滑下来,这是他儿时最喜欢的游戏。我们嬉笑着,仿若旁边的桃花也听到了我们的笑声,开的更加的华美娇艳。
674| 40| 538| 350| 407| 79| 420| 201| 296| 5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