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3o选5走势图 > 都市小说 > 我的女友是恶女 > 第八十七章 熊的力量
    赖以维持家庭生计的居酒屋突然出现了重大?;?,冬美这些日子其实压力很大的。仅这一点就够她烦心不已了,而今天放在教室橱柜里的雨伞又不知道给哪个混球拿走了,更是让她烦上加烦她有种整个世界都在和她做对的感觉。

    现在北原秀次又在这儿腆着脸充大个儿,莫明其妙在那里说教,好像一切都是她的错一样,让她心情再次急转直下,更加恶劣了十倍。

    她开始蓄气了。

    如果北原秀次再敢胡说八道几句,她就准备和北原秀次狠狠干一架,干不过也要干她从来就不是一个忍气吞声的人,要不是北原秀次以前揍过她,她多少有点心理阴影,说不定这会儿已经跳起来给他一记上勾拳了。

    已经出了学园了,就算打一架又能怎么样!我被偷了伞难道是我错了吗?

    万幸北原秀次也没有再多说的打算。这种事提醒一下他觉得就算是够意思了,勉强也算是帮着福泽直隆那老狐狸照顾了一下女儿,至于她听不听改不改,那他就管不着了。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有因就有果,人终究是要为自己言语行为负责的。如果小萝卜头非要在作死的大路上狂奔不止,那他也就只能逢年过节时给她上两柱香了。

    他没再继续嗦,而冬美更是一声没吭,一直把怒气槽蓄满了也没机会放大招,但架没打成她反而更憋火了,小嘴抿成了一条线,小腮上露出了两个小梨涡。

    很快两个人就到了公交车站,刚巧一辆公交车正缓缓停下。北原秀次赶紧快走了几步把冬美送上了车,而冬美上了车后挑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了,臭着一张小脸隔着玻璃紧紧盯着北原秀次。

    两个人离近了,北原秀次正常走路是看不到小萝卜头脸的,身高差太大,只能看到她脑袋顶的发旋儿,这会儿才猛然发现她眼中满满都是怒火,不由莫名其妙起来。不过他还是含笑轻轻摆了摆手和她再见,极有绅士风度,但看着他的轻松模样冬美火气猛然又旺了三分,终于忍不住了,一把拉开车窗指着他大叫道:“我就是喜欢别人怕我,就是喜欢别人恨我,那些人对我一点也不重要,我凭什么要在乎他们的感受!他们讨厌我更好,我也讨厌他们!你这家伙有什么资格对我说教,我哪里有错?你这傲慢的小白……”

    她压力过大加上心里觉得委屈心态又失控了,破口大骂着被公交车拉走了,而北原秀次站在公交车站目瞪口呆,周围投来的视线更是让他微感尴尬。

    这该死的小萝卜头又吃忘记吃药了?突然发什么神经?

    他呆立了一会儿摇了摇头走了,开始反思刚才说的话哪里引起了小萝卜头不快他这段时间看杂书多少养成了些好习惯,没事就躬身自省,

    但,自己就说了两句话???而且已经很委婉了。

    友者三益,友直友谅友多闻嘛,自己也不算做错了吧?大概小萝卜头就是那种不能当成朋友的人吧!这事错在了自己想拿她当朋友看待了,多事多嘴多话。

    以后要注意,不能瞎好心。

    北原秀次一路反思着回了公寓,正上楼呢就看见楼梯上有对男女正搂在一起调笑,走得极慢不说,还打打闹闹的,而这种廉价公寓楼楼梯极窄,这对男女扭来扭去把楼道一堵他顿时走不动了。

    他仔细瞧了一眼,发现这对男女中还有个熟人。女的那个就是小野阳子的妈妈由美子,而她大中午的就喝得有点半醉了,正拼命在身边男子的怀里扭动,一副放浪姿态或者可能是昨夜喝到了现在刚回家。

    虽然认识也快两个月了,但北原秀次还是有点搞不清这女人的年纪,只能粗粗估计在三十岁左右,而他身边的男人北原秀次却能分辩的出,顶多二十岁出头,不过长得很英俊,西装革履,金表戒指,很有成熟男人的韵味。

    北原秀次跟在后面观察被那男人注意到了,很不悦的瞄了他一眼,而北原秀次挑了挑眉,直接开口道:“请让让,别堵着楼梯,我要过去?!?br />
    他很厌恶由美子,而这男人和由美子混在一起,肯定也不是什么好鸟,所以他毫不客气,只维持着基本的涵养没有恶声恶气。

    那男人更不悦了,看北原秀次年纪小小便眉毛一竖想要发火,但由美子注意到了是北原秀次,吓了一跳,连忙趴在那男人肩头轻声耳语了几句,而那男人微微一愣,仔细看了北原秀次一眼,虽然有点半信半疑之色但却也把话又吞回了肚里。

    由美子又转头媚笑着打招呼:“原来是北原君呦,不好意思,你先上去吧!”说着她让开了梯楼。

    自从上次群殴事件发生后,这附近的住户都是有些怕北原秀次的。在一般人眼里,被混混们打了可能是好人,追打混混的是不是就不好说了这由美子也不例外,她连太田家都惹不太起,更别提把太田家从楼上一直追打到大马路上的北原秀次了。

    北原秀次也不客气,直接当先上楼,顺便对由美子淡淡说道:“由美子桑,我们不熟,以后互相之间还是说敬语吧?!?br />
    他这不是要由美子以后叫他北原大人什么的,敬语大概分三个体系,尊敬语、谦让语及丁宁语,其中丁宁语适用于陌生人之间,北原秀次的意思是不想让由美子看起来和自己太熟他是认了阳子当妹妹,但可不是认了这女人当长辈。

    他越过这对男女直接回自己公寓了,也不管由美子是什么反应,他不太想和这女人打交道,保持距离就好。

    他回来的路上顺便买了速食便当,而刚掀开盖子小野阳子就跑来了,还带着她的大饭盒,一进门就冲北原秀次甜甜笑道:“欧尼桑,我们一起吃午饭好不好?”

    她已经和北原秀次混得极熟了,关系更是自觉已然不一般,没有了以前那股怯生生的姿态,警惕心更是无处可寻。

    北原秀次笑道:“好??!”这小可怜又给她妈从公寓里挤出来了,也不知道自己没来之前她往哪里躲。

    不过阳子笑颜如花当什么事都没有,他也绝口不提,免得让这孩子难堪。

    阳子打开了她的大饭盒,和以前一样,盐渍梅子坐镇中央,周围全是梅干菜她不是一次吃完的,这一盒饭她要吃一天三顿而北原秀次伸筷子夹走了三分之一的梅干菜,又把速食便当里的鸡排、煎蛋、配菜分了她一半。

    阳子知道北原秀次很宠她的,给了他一个甜甜的微笑,根本没拒绝的意思,还把盐渍梅子夹给了他她已经完全下定了决心,十年后无论如何都要回报北原秀次,回报不了就把自己抵给他,所以现在吃点便当什么的完全不是问题,反正将来又等于回到了北原秀次手中。

    在洗间间里睡大觉的百次郎闻到味了,机灵的拖着自己的饭盆跑了过来,蹲在一边一脸谄媚的望着两个主人。

    北原秀次看了它一眼,这货整天不是趴着就是躺着,无所事事之极,基本就相当于一条废狗,也就吃饭的点儿精神。他也不管这狗,阳子会管的,他自顾自吃自己的。

    两人一狗挤在一间小公寓里吃了饭,而后北原秀次坐到了书桌前,小阳野子也在他这儿安了营扎了寨,趴在榻榻米上踢着小腿看杂志。

    北原秀次的廉价公寓已经成了她第二个家,在这儿她比在自己家还自在,很喜欢。

    半个多小时候后雪里跑来了,今天下午她得找北原秀次补习。她一进了门阳子就甜甜笑着叫姐姐,还给她拿了干毛巾来,而雪里的表情很郁闷,伤心的把一个小袋子放到了榻榻米上,闷闷说道:“春菜让我给你们带了香瓜来?!?br />
    北原秀次忍不住一笑,虽然没必要,但能看出春菜真是个懂人情世故的孩子??!不过他看着雪里的表情开玩笑道:“怎么这样子,舍不得吗?”雪里对食物很在意,他是知道的。这家伙会乐意帮人打架或是搬搬抬抬,但轻易不会和别人分享食物。

    他嘴上开着玩笑打开了袋子,发现里面果然是三个香瓜,小小的也就比成人拳头大一圈,不过每个都是不完整的,个个腰身上都有一圈牙印。

    他有点愣了,这什么情况?验过毒还是验过脆甜度?

    雪里闷闷的坐在那里,可能觉得潮湿不舒服,也没当北原秀次是外人,直接揪着就把袜子脱了,蜷缩着白白的脚丫郁闷道:“不是,里面也有我的份,但是姐姐太过份了,我都要走了被她看到了,强取豪夺抢了香瓜去每个都啃了一口,好没礼貌!”

    她搞不懂姐姐这是又怎么了!又不是想吃,想吃也不会只咬上一排牙印??!但不想吃你咬它干嘛呢?

    北原秀次也无语了,这神经病小萝卜头又闹哪样?示威吗?

    雪里看了看香瓜,又看了看北原秀次和阳子,迟疑着问道:“我不嫌姐姐脏,你们嫌吗?”她问完等了一会儿,看北原秀次和阳子都不说话,知道他们不会吃了,叹了口气摸起了一个啃了起来,无奈道:“我下次找猴子要两个赔给你们,他家开水果店的,应该有的,这次我全吃了吧,别浪费了?!?br />
    她郁闷的盘腿坐在那里大口大口啃着,好像专程冒雨到北原秀次这里就是为了吃香瓜的,而北原秀次对这对姐妹都服气了,拿出了试卷说道:“边吃边做题吧!”

    雪里点了点头:“我这次争取及格?!?br />
    北原秀次没说话,你每周进步五分我就谢天谢地了!而阳子早就已经觉得雪里不可能是威胁了,在一边举着小拳头给她鼓劲:“雪里姐姐,加油!”

    等雪里做完题,北原秀次又给她讲,讲完继续做,专眼三个小时就过去了,而最后雪里像条死狗一样趴在榻榻米上,完全有气无力了她趴在那里一动不动,满脸委屈,像是刚被上了酷刑。

    北原秀次叹了口气,都说这世界上干什么都需要天赋,果然是至理名言。他见过雪里上体育课,这家伙跑起来像只欢快的像只大兔子一样,能甩同班同学一整圈,但这一到了学习上怎么就成了这熊样了?

    虽然这会儿离打工的时间还早,但他已经不忍心继续摧残雪里了,而且给雪里讲题讲得自己也是脑袋炸裂,叹了口气说道:“今天就到这里吧,起来咱们去店里?!?br />
    雪里终于肯爬起来了,伤心问道:“我这种笨蛋还有药可救吗?”

    北原秀次缓缓点着头安慰她:“当然,坚持下去早晚有一天能及格?!敝劣诨ǘ嗑镁筒缓盟盗恕?br />
    北原秀次的话雪里还是相信的,终于恢复了一点信心,心里好受了一点,又和阳子道了别后便跟着北原秀次回了纯味屋。今天北原秀次比平时来得早很多,正准备直接去藏书室里消磨消磨时间,但雪里一把拉住他郁闷道:“每次学完习心情都好差,陪我去道场玩一会儿吧?”

    “我不去了,你自己去吧!”北原秀次随口应了一声就准备在楼道口和雪里分道扬镳福泽家以前开过道场,后来改了医馆又改了现在的居酒屋,不过只是前面门脸处隔了出来简单装修了一下按上了必要的设备,其它的连地板都没换,后面更是保留着原貌大约占一层总面积的三分之一左右,算是个只能供几个人练习的小型道场。

    但他走了一步没走动,雪里伸手拖着他就往楼道另一头走去,嘴里委屈道:“家里没人和我旗鼓相当,总劈假人也没意思!我下午都听话努力学习了,你也陪我玩一会儿嘛,算我求你不行吗?我们是肝胆相照高山流水对牛弹琴的好友??!一起拿着?;タ巢皇抢硭比坏氖侣??”

    北原秀次真不想去,但他用力挣扎着竟然弄不过雪里,被她一直拖着往道场方向去了。他真是无语了,你丫是吃啥长大的,为什么会有熊的力量?!
869| 8| 642| 499| 709| 440| 58| 382| 430| 7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