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3o选5走势图 > 历史小说 > 逆水行周 > 第五百二十章 显灵
    萧瑟秋风中,佛寺里,佛像前,面色憔悴的厩户王子正与到访京城的周国人张鱼交谈,这里是厩户王子的出生地,后来改为佛寺,因为四周橘树环绕,所以得名“橘寺”。燃文小说   w?w?w?.?r?a?n?w?e?na?`co?m

    橘寺有中原来的高僧住持,向信徒宣讲佛法,厩户王子有空时经常来此礼佛,所以寺内香火旺盛。

    张鱼此来,身份是周国北洋贸易公司的“代办”,来倭国办理贸易事宜,他虽无官职,却行官事,既然到了倭国国都,自然免不了拜见倭国储君。

    虽然张鱼并无什么显赫官职,但他作为周天子的近臣,在倭国君臣看来,是异常显赫的人物,所以招待起来丝毫不敢怠慢。

    所以,厩户王子在橘寺此接待身份不凡的张鱼,既不失礼,也是为了表达善意,顺便闲聊,听对方说一些中原趣事。

    张鱼知道分寸,不会仗着自己特殊身份便颐指气使,面对这位年过四旬的倭国太子,尽可能做到有问必答,以倭语和对方交谈。

    “张公,中原行科举,以考试选拔人才,贵族们难道没有怨言么?”厩户王子发问,满怀期待的看着张鱼,等候答案。

    张鱼答道:“大将军,贵族们当然不喜欢科举,他们习惯了按出身当官,出身好的,就有好官位,出身稍差的,就只能稍逊一筹,可以说,这就是贵族的特权,如今特权被打破了,他们当然有怨言?!?br />
    “但再有怨言,他们也不好阻止,因为考试对于贵族子弟来说,还不算难?!?br />
    厩户王子为周国所封征夷大将军,而张鱼作为“外国人”,不是对方的臣下,所以张鱼索性称呼对方在周国的官职,对方则称呼他为“张公”。

    厩户王子听了张鱼的话,沉思片刻,问:“张公是说贵族子弟不怕考试?”

    “是,贵族子弟衣食无忧,只要有心,就能做学问,而贫贱之人终日为果腹而奔走,家徒四壁,又有什么能力去读书呢?他们就算想学知识,又如何去拜师呢?”

    “要知道,愿意开馆授徒的学者,可是要靠束来养家糊口的,学者们最好的选择,是成为贵族子弟的老师,实在没办法,才会招收普通人?!?br />
    “既然是养家糊口,自然就应付了事,普通人想要把学问做好,达到能够靠着考试当官的程度,实在是太难了?!?br />
    “不仅如此,如果书籍、文具价格昂贵,又有多少普通人承担得起?终日苦读,意味着不事生产,又有多少人家,供得起自己儿子全心全意读上十余年书?”

    “就算有天才能够靠着勤奋读书,学得满腹经纶,然而一旦参加考试,发现所考内容和自己平日所学大为不同,那该如何是好?”

    厩户王子闻言若有所思:“张公的意思,是若要行科举选拔,首先要统一.教材,然后开设学堂,学生们按照统一的教材学习,然后考试时,考试内用也得和教材一致?”

    厩户王子很快就总结出张鱼的意思,见对方点点头,虽有些无奈的笑了笑。

    以国内的情况而言,要实行科举制确实太难了。

    其他不说,就说制定统一教材这一点,做起来非常困难。

    而最困难的一点,就是如果推行考试选拔人才的科举制度,若贵族们联合起来反对,即便身为大王,都无法力排众议,将这一制度实行。

    张鱼见这位有些黯然,开口建议:“大将军,其实考试选拔,也可以作为贵族子弟入仕的渠道,毕竟贵族也分大小,小贵族子弟要入仕,同样困难,若有了个公平的考试选拔制度,想来拥护者也不会少?!?br />
    “至于教材,其内容大可召集知名学者讨论,少数服从多数,然后定稿,统一出版,公开销售,如此一来就有了尺度,贵族子弟们按照这个尺度学习,按照这个尺度考试,一样是公平的考试选拔?!?br />
    厩户王子觉得这建议不错,笑道:“这主意不错,多谢张公指教了?!?br />
    “大将军过奖了,张某所说,多有不足之处,若大将军要试行,还请召集有识之士议出条理...”

    两人一边说一边向寺外走去,张鱼见着这位太子的背影颇为萧瑟,不由心中感慨。

    前不久,倭国官军在东国地区吃了大败仗,多年征伐的成果毁于一旦,厩户王子为此大受打击,所以精神不振十分正常。

    其实,张鱼很同情这位倭国储君。

    厩户王子作为储君,并非当今倭王(女王)之子,权臣苏我马子为女王的舅父,为厩户王子的舅公。

    如今的倭国,身为储君的厩户王子,与舅公苏我马子联合执政,这位储君颇有想法,执政以来大力弘扬佛教,改革官制,行“冠位十二阶”,力求不论出身只以才能高低为标准录用人才。

    又大刀阔斧改革旧制,想尽办法加强王权。

    倭国国内政治是贵族政治,诸贵族广泛参与到权力博弈之中,即便是倭王,在多方掣肘下也不得如意,厩户王子想要加强王权,以至于想到借鉴中原科举的想法,张鱼能理解。

    然而国情不同,周国的经验,在倭国不一定行得通。

    这位储君很有想法,然而对方将来会带领倭国走到什么地步,张鱼并不关心,因为结果已经注定了。

    他今天在这里和倭国储君交谈,无非是逢场作戏,因为倭国官员都知道他和苏我氏走得近,但即便是逢场作戏,也得认真些,至少面上不能显露出不耐烦。

    苏我氏即便权势滔天,总归是倭王的臣子,倭国的主人始终是倭王,张鱼作为客人到家里来做客,抛下主人与其家仆聊天,是一件很失礼的行为。

    所以他和倭国储君热烈交谈是必须的,但仅此而已。

    苏我氏,是周国在倭国的“最佳合作方”,所以,如何确保苏我氏牢牢控制倭国朝政,是周国(天子)要长期考虑的问题。

    在周国(天子)看来,倭国王室各种会明显削弱苏我氏的做法,都不该起效果。

    那么,以征夷大将军为饵,将倭国国内所谓王党(心向王室的贵族)聚集起来,然后通过一场惨烈的军事失败,将这些王党一网打尽或重创,直接将苏我氏政敌的下一代大幅削弱,就是绝佳的策略。

    当年,苏我氏向周国(天子)这尊佛像许下的愿望,如今已“显灵”,至于厩户王子不断向周国释放善意,甚至有“许愿”的征兆,张鱼虽然理解,却只能“笑而不语”。

    一个无力对外用兵(尤其对于半岛来说)、只能老老实实做贸易的倭国,是周国需要的外邦。

    一个虚弱(权力角度)的大王和王室,一个大权在握却无法篡位的权臣及其家族,才是周国最想看到的倭国政治结构。

    所以,即便厩户王子确实真心实意想和周国加强往来,想要主导和周国的外交、贸易,但这样的许愿,很难“显灵”。
841| 636| 682| 280| 713| 515| 32| 807| 988| 992|